蒋健:零部件公司不会被完全颠覆 但产品需要技术升级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5-10 07:40

导读: 9月26日,由搜狐汽车主办,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、中国市场学会(汽车)营销专家委员会特别...

  9月26日,由搜狐汽车主办,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分会、中国市场学会(汽车)营销专家委员会特别支持的“第二届中国汽车先锋派创新力论坛暨汽车营造社沙龙”在上海召开。借浦东车展开幕之际,论坛汇聚车企代表、新兴势力、行业咨询公司,以

  主持人:蒋健总,您是怎么看待我们谈的这个主题,叫做未来出行?行业的变革对我们零部件供应商有什么影响,我们企业面临什么挑战,以及怎样规划未来的发展?

  蒋健:我们企业在整个汽车行业当中也有非常重要的一环,整车企业是直接面对消费者,零部件企业要支持整车企业满足客户的需求。汽车行业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,最近不断有新的主题涌现,现在大家用的更多是出行这个词,而不是用汽车,因为所要做的终极任务是把消费者从A送到B。我们现在是用汽车这种形式,那将来会有什么样的改变我们不清楚,所以很多公司都陆陆续续改名叫从事出行服务的供应商。

  从零部件角度讲,博世作为120多年历史的公司,我们见证了汽车行业的发展。最早我们和奔驰是在同一个城市,奔驰开始制造最早的汽车的时候,博世也用不同的零部件支持他们的发展。博世这样的公司,后来能够成为跨国公司,最早的产品就是磁电点火装置。

  汽车行业在过去一百多年的历史中,经历了很多技术变化。我们往后看10年、20年,这个行业仍旧给我们很多激动人心的想象空间。

  从博世来讲,我们认为未来有四大趋势:第一是电动化。随着大家对清洁能源的需要,新能源电动化是一个方向。第二自动化。自动驾驶必然成为未来的主流。然后是互联化。能够让用户在自动驾驶过程当中,通过不同的形式满足继续和世界保持联络。第四是多种出行方式。大家可以想像,如果完全自动驾驶实现了以后,大家不见得需要自己拥有车呢。这四个方向是博世所看到的方向,10年前博世就在这四个方向开始布局。

  博世一方面要讲很远的未来,一方面也要想怎么过渡,因为电动化对我们的挑战非常大。我们汽车业务相当大的比例是在传统内燃机方面提供技术变控、变分、柴油供轨。我们全球几万人,甚至十几万人是从事着传统内燃机的工作,如何进行过渡?当然,未来的终极概念还是电动化,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,传统内燃机还有很多可以继续挖掘的潜力。

  其次是转型,帮助企业、工人进行转型,转到新能源方面。这方面我们也有一些动作,特别是燃料电池。在自动化方面,博世是在欧洲最早拿到在高速公路可以进行无人驾驶测试的公司。同时,我们在美国、欧洲、中国都有团队在进行无人驾驶的实验。我们觉得者是渐进的过程,从主动安全的驾驶辅助系统,慢慢过渡到L3、L4层面。

  我们跟奔驰在L4层面有一个项目,这个项目已经进行了好多年,它的目标是在2022年、2023年左右能够量产无人驾驶。这个项目双方团队在紧密的进行,明年我们会在美国有一个试点,可能是某一个城市的mall附近,鉴于法规的要求,我们主要是在2020年之前,实现量产无人驾驶的出租车。

  第三互联,互联我们有很多的做法。无人驾驶方面,我们和奔驰在北京,上周做了一个活动,无人驾驶和自动泊车。这是用了一些车库里面的传感器,辅助、指导车来停。我们和阿里巴巴在云栖大会上,也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,主要是在云方面的互相合作,为将来的自动停车提供一些服务。

  在互联方面,我们的挑战也非常大。因为有很多企业进入互联这个行业,不单单是传统汽车或者汽车零部件供应商,有很多不造车的企业,包括阿里、腾讯纷纷加入。而且他们动作更快,这是我们传统汽车零件供应商要学习的地方。

  第四就是多种出行服务。今年我们正式成立了互联服务这个部门。这个部门其实是在做很多的探索,比如说提供一些云服务,来进行软件的隔空刷写,提供一些智能停车的服务以及未来车的保养,可预知性的保养,而不是常规的保养。

  传统零部件行业,车的基本部件还是需要的。比如转向、刹车等。所以未来零部件公司并不会被完全颠覆,但是确实有一些产品会面临技术升级。你原来做了几十年、上百年的东西,将来可能会不需要。零部件行业,必须看到这种趋势,极早的进行布局和转型。

  博世已经开始在往这方面转,但是我们体量很大,所以我们要向很多造车新势力、互联网公司学习,使我们的决策、动作更快一些。

  博世在电动化和智能网联化方面,也成立了智能网联事业部,这个事业部我们认为有很多金矿在里面。博世作为底层零部件供应商,有非常多数据:比如发动机的数据。怎么利用这些数据为主机厂提供服务,为消费者提供服务?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。

  目前来看,数据的使用涉及两方面:一是数据的收集,可以通过传感器、云系统进行收集,这个相对还比较好办。二是收集了数据以后,如何提供有价值的服务?而且这个服务是有人愿意买单的,可以是主机厂,也可以是消费者。因此要看合作方式和收费模式。

  零部件和整车厂的关系,现在有些报道夸大了。博世想的是我们能提供什么样的价值,让整车企业从中受益。在整个汽车行业中,不少数据是在零部件供应商手里的,因此将来的服务肯定要从这些数据里面产生。

  目前来讲,我们还没有真正的找到那些让用户一用就觉得特别好,不愿放手的东西。产品可以分两类:一类是消费者使用后觉得生活质量完全不同,再也不想离开的东西,比如智能手机、社交媒体。还有一类是东西不错,但消费者不愿付费,这些产品是可割舍的。今天我们的主题是:穿透用户需求的黑暗森林,就是要弄清用户到底需要什么,到底什么东西他们是愿意买单的。这个整个汽车行业都在问的问题。

  零部件供应商也是这个行业中的一员,因为数据、知识产权有非常多是在零部件手里,我们和主机厂要共同面对这些问题。

  关于未来企业核心竞争力,从我们自己来讲,百年博世,竞争力到底在什么地方?我觉得有几方面:第一是制造,大规模的零部件生产制造,而且这个零部件的质量要非常可靠。汽车行业一旦出现质量问题,召回的损失很大。我们要能做巨量的产品,可能上千万件,并且保持非常好的质量。这是博世安身立命的根本,我们不会放弃。因为首先我们还是一个零部件制造公司。

  第二个核心竞争力是软硬件结合。博世几十年前就不完全做硬件了,我们的电子产品有很多软件和算法在里面,其实我们的软件工程师是多于机械工程师的。

  第三点是在博世的基因里,有不停创新的基因。如果墨守成规,今天还在做点火器,这个企业早就死了。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大量投资未来前瞻性技术,变局已定,20年后的汽车行业和现在肯定不一样,那我们现在就必须要布局。创新基因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现在很多车企不再称自己为汽车制造商,而是服务供应商,未来汽车盈利点也会随之发生变化。现在零部件供应商已经面临一些挑战,比如车载多媒体方面,传统汽车企业你把要求提给我,我帮你设计、开发。除了一套收多少钱,还要另算工程开发费或者打在量上。几十年、上百年都是这么操作的。但是现在这个领域,有非传统的公司跳进来可以提供免费开发。按这个做法卖零部件不赚钱,他希望的是企业用他的平台,将来他从流量方面实现盈利。已经有一些非传统企业开始这么操作了。但汽车是一个事关安全的产品,因此我们相对比较谨慎,传统汽车人对产品非常敬畏,同时门槛也比较高。目前变化没有那么快,但是陆陆续续会有。

  原有模式改变后,会发现很多以前被忽视,没有人赚这个钱的地方,也可以赚钱。比如预知性保养,因为我对你的车况非常了解,在你需要保养的时候我提前告诉你,你只需要付一点钱。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,可以针对性提供服务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